• 刘仲杰亿
  • 发布者:创杰   发布时间:2020-06-01 10:53  阅读:
  •  

    150534leum8rtmt0m8eozu.jpg

    刘仲杰艺术活动简介
    1943年生于武汉,湖北黄陂人。
    1959年进湖北艺术学院附中(四年),学习绘画,擅长油画,受杨立光教授油画 艺术影响,注重写实风格,表现现实生活。
    1963年在湖北襄阳市从事美术工作。
    1986年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任湖北省美术家协会 主席团委员。
    1988年为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。
    1989年任襄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。收录于《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辞典》、《中国美术 年 49-89》。
    2000年任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。
    2001年任襄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。
    2003年举办“刘仲杰从艺四十年美术作品展 ”。(湖北省美术家协会、中共襄阳市委宣传部,襄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办)。
    代表作品:
    《不知从何讲》(年画),人选第六届全国 美展,获湖北省第六届美展银牌。
    《土地的主人》(油画),人选第九届全国美展,获湖北第九届全国美展优秀奖。
    《高原行旅》( 水彩画),入选第五届全国水彩画、粉画展。
    《远方》(油画),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,获湖北省第十届美展特别奖。
    圈里人称刘仲杰为画家,圈外人称刘仲杰为美术家,这两种称谓都没错。因为他主要精力放在绘画创作上,且频频在全省全国入选获奖,当然是名副其实的画家。
    可是他又事过舞台美术,又一直参与全市的建筑规划的各项活动,又搞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大中型圆雕、浮雕,这九不仅 仅是位画家了,适乎称为美术更为贴切,但我认为他本质上是个油画家。理由之一是,刘仲杰不论是画水彩、水粉、国画,用什么样的材料何 工具,他有意识无意识的都用油画家的习惯来处理造型、明暗、冷暖,来体现质感、表现结构、捕捉肌理、设置基调。理由之二是,从纯碎的 审美价值来判断刘仲杰的油画作品,大大高于他的其它创作! 一位搞艺术且文艺理论破具创见的友人对我说,它在看了刘仲杰的油画〈岁月〉和〈土地的主人〉后,他认为刘仲杰在今后,对其艺术思想 略作微调,必成为中国美术之大家,必有不朽之作存于后世。友人之言,不谬。可我在想,你刘仲杰怎么就晚了那么一步,你若不顾于俗事的 纠缠,你若跳过那些可恶的羁绊,你不也与陈丹青、罗中立、何多苓、程丛林坐在一列火车上了吗?你的〈岁月〉,那人到中年的“真老九” ,那才戴上新郎娟花,面对桌面上的镜子,凝视早衰脱落的头发,那本善良、本分、儒雅的面部与“劳动改造”中变得粗糙的握着梳子的双手 ,那一身深蓝色的中山服与背景粉桔红的床帐,在简朴中,透出的岂只是物像的冷冷暖暖,岂只是这一个人的大悲大喜么?极为鲜明,极为典 型,极为深刻,极具绘画性地表达出在一个历史阶段中,中国知识分子不幸的命运。〈岁月〉无论从那个角度看,都不亚于〈西藏组画〉和〈 父亲〉。若赶上那趟全国画展。我个人认为,最震撼所有评委的怕当推刘仲杰的〈岁月〉而不是罗中立的〈父亲〉。想想看,那个有良知的知 识分子,能不在〈岁月〉面前,产生历史的回忆,产生强烈的共鸣。本是能获金奖的作品啊!可偏偏没有赶上趟,“寻找”到的〈岁月〉,便 没有发出灿烂的光芒,我为之遗憾。
    这之后,刘仲杰便一次次的走向西部,走向黄土地,走向高原,走向中国的农耕文化的发源地,走向一个民族五千年的心灵。他终于画出了 《土地的主人》,画出了金黄麦草旁席地而坐的三个农民,画出三个或善良,或壮实,或精细且都是满脸沧桑,一大把络腮胡,加之粗壮的身 躯和大手,显出一位民族老人的特征。是的,他们是土地的主人,又是中华民族的根基,他们继承和背负着整个中华五千年的农耕文化,透露 出农业文明与人性中的真善美的诗意,又透露出千古未变的贫寒的生存状态。画家刘仲杰像列宾画〈伏尔家河纤夫〉和〈萨波罗斯给苏丹王回 信〉一样,着迷于表达各自人物的个性,着力于描绘人物的期盼,人物的心灵,力求高度地体现生活的本质与艺术的真实。如果说,罗立中的 〈父亲〉是特写镜头,可意强化那手,那嘴,那眉眼,似呐喊般地呼唤观众对农民的同情,而刘仲杰却在精细刻画中不动声色,只静态的呈现 一个场景,三个人物于平常中,让观众去体味一个民族的根基,一个民族的文化,一个民族身上或优良或清贫,或希冀或负重的当下状态。看 来,画家刘仲杰,远不止是同情农民,尊重农民,也不止是被他们的外在形象和内在品格所吸引,而是对一个民族的根基的崇拜。
    这之后,他又画了《老墙》、《远方》、《高原牛仔》、《高原旅行》等作品。他似乎被西部迷住了;他似乎被农民、牧民、漂泊者迷住了 ;他似乎迷恋着一种有意味的意象,一种有强烈的对比的象征;他似乎不满足于一种缺少内涵的再现。瞧那粗糙、颓败、老朽的墙边倚着奶着婴儿的肌肤柔美的农家少妇,于安详中那少妇嘴角、眉眼溢出的恬适,甚或一丝心灵的快意,却让观众心情变的十分的复杂。《远方》那两位 跋涉者,一个鞋已破,一个的一只眼想必已经被高原的雪或紫外线灼伤了,但两位的神情是义无返顾的朝着前方走。将平常的形态,可充溢着 一种宗教的圣洁和哲理的气息。这样的作品,不是一次能看够的;这样的作品,不是谁都能画得出来的。
    刘仲杰,他一直在寻找,他曾经寻找过各种题材,寻找过各种语言,他也通过创作进行了表达。我们说,表达需要智慧和眼光,表达更需要 艺术感觉和技艺。我们说,纵使你有着形而上的启示或灵感一闪的秒想;有着坚实的学术底蕴、文化根基和知识储备,但乏力于形而上的炉火纯青的技巧,缺少于不衰不竭的创作激情与毅力,你只能是智者、学者、教授、幻想者,你成不了艺术家。刘仲杰就像马拉多拉,马拉多拉天 生就是踢球的,刘仲杰天生就是画油画的。他不仅敏感于造型,敏感于色彩,敏感于构图,敏感于油画的各种特征,而且有着学院派训练出来 的坚实技艺,又有着几十年涉猎各类画种,各类美术所积累的丰富经验,当下还需要寻找什么呢?应该说刘仲杰已经寻找到了他要寻找的艺术 的魂魄和艺术的语言,一个东方民族的精神。
    也不需要等待。“等待戈多”,谁等到了戈多?仲杰先生,正值美术家的黄金年龄段,且体魄强壮,充满激情,就该如他爱酒一般,“将进 酒,杯莫停”,也执画笔,手不停,画下去,画下去!我颇相信友人那句话,科学地调整一下时间和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,必成为中国美术之大家,必有不朽之作存于当世和后世。


  • 上一篇:武保建      下一篇:刘水露
新闻动态收藏家协会古玩知识艺术名家藏品欣赏楚天书画联系我们
2012-2020 版权所有 襄阳收藏网 鄂ICP备11003096号-4  咨询电话:0710-3421667  技术支持:创杰科技